苏大附一院护理部

护理部

护理部 - 工作动态
“为爱前行,最美天使”征文16. 白衣不辍,爱是时光里的坚忍
作者:27区神经内科 郑菁菁     发布时间:2020-05-13    浏览:345次

在新冠肺炎肆虐的日子里,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光谷院区张盼盼护士的一句话,始终萦绕在我耳边,ICU病房里,你不认得我们没关系,我们不需要你记得,我们只希望你康复,这就是最大的回报。为打好疫情防控的攻坚战,一袭袭白衣,如缕云烟、飘然而至,拂去了患者长长惆怅,如沥细雨,滋润了患者戚戚心田,就像那南丁格尔的奖章闪光在石榴花开的季节里。

我是一名三甲医院神经内科的护士,从业七年,见过重生,亦见惯了死亡。很多人,总觉得这个世界没有妈妈描述的那么好,但恰恰因为有这样一群人存在,似乎也并没有那么糟糕。在这个看似冰冷的世界里,真的有那么许多你看不到的地方,看不到的人,在拼命地燃烧。有些画面里,藏着感激和信任;有些画面里,藏着认可和支持;有些画面里,藏着爱和守护……

这是一个普通而又细碎的夜晚,很少有人能清醒的认识到,眼前这片苏城最热闹的地方,摆渡着一城人的生命和死亡。走廊里不绝于耳的哒哒声,总触及我内心最柔软的地方。印象最深的是大年夜,已经三个年头没有回家吃年夜饭的我,听着病人收音机里直播春晚倒计时的声音,看着科里妹妹贴的喜庆的福字,吃着医院领导慰问的盒饭,病房里充斥着鲜有的年味儿,虽然不能和亲人团聚,但是能在喜欢的岗位坚守,也是一种幸福。

突然,监护仪上急促的报警声,打破了美好的夜晚,监护仪显示这位老爷爷的生命在慢慢的消失。病房充斥着一股紧张的气息,医护人员费劲全身的力气积极的抢救着。这是一个大面积脑梗的病人,已经过了最佳的溶栓时间,瞳孔散大,血压下降,靠着呼吸机以及药物维持着,告知家属病情后,家属几经奔溃,不停的请求着“救救我爸爸,让他过完这一个年”这是令人心碎的声音,在医护人员全力以赴的抢救,不间断的心肺复苏后,老爷爷还是于凌晨离世,家属看到我们汗水浸湿的衣服,深深的鞠了个躬,不停的说着谢谢,并告诉我们老爷爷在世前签署了器官移植意愿书,他的遗愿是把自己的遗体捐献给国家,让更多医学生能好好学习技术,造福社会。那一刻,我的眼里噙满了泪水,这不仅是对我们工作的肯定,也是推动我奋进的力量。

有人说用自己的左手温暖自己的右手是一种自怜,而用自己的双手去温暖别人的双手,却是一种奉献。一个清晨,急诊转来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奶奶,入院时虽已清醒,但说不出话,左侧肢体也动不了,这是一个身形佝偻却慈眉善目的老人,送她入院的是她女儿。

我永远都忘不了那双眼睛,那是一双充血而浑浊的眼睛,眼里充满着焦虑及恐惧。当老奶奶发现自己不能说话,左侧肢体动不了的时候,有一段时间,她总是自暴自弃,大喊大叫,躁动不安,不让人靠近。这让我们医护人员及家属都心疼不已,我轻轻抚摸老奶奶的额头,喃喃道:奶奶乖乖的,有我们在,别怕,一定会治好的。也许是感受到我们的呵护和关爱,老奶奶情绪逐渐平稳下来,我开始一字一句的教她发音,先从a开始,慢慢学说名字。又一个清晨,阳光明媚,看到她的时候,她在哭,随后她拿起我的胸牌,念出了我的名字,虽然读音没那么标准,却是我听过最动听的声音,老奶奶出院那天,家属送给我一张明信片,上面铿锵有力的文笔写着:寒冬渴暖,你心我心都是一样!明信片上的暖字,让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握在手心,我眼眶湿润,整个心都是暖的。这一刻,我感受到了这份职业带给我那份病人痊愈内心满满的自豪。

有次走在回家的路上,看着吹落的满树黄叶,纤细的树干在风中瑟缩,斜斜地投下斑驳的树影,突然感觉岁月如梦、繁华锦簇,转瞬间也会凋芜腐朽,就像医院既是人生的起点,也是人生的终点一样,时间无法倒退,生活总要继续,只有带上遗憾或者欣慰,以坚忍的姿态投奔未知的时光。我之前问过同事:做护士这么累,你为什么还在坚持。她说道坚持是因为自己曾经的梦想。每次看到患者康复出院后脸上挂满的笑容就很值。因为爱一样东西而去从事一项职业,并且愿意一辈子去为之奋斗。这是才是我们护理人员一直愿意为之坚持的原因。

在朦胧中,我更觉得守护在病房的这么多日夜是多么的值得,我也希望我的双手,能够托起更多褪色的灵魂。我深深的感受到,护士,就是春天的滴滴细雨,滋润着世间的万物,让生命如原野再现新绿;护士,就是夏天的缕缕轻风,带来了舒适和宁静,让关爱变为美好的祝福;护士,就是秋天的一片落叶,悄悄飘落在金色的大地,让健康给人们带来愉悦;护士,就是寒冬的一片雪花,如天使的美丽给人们带来希望。

爱是时光里的坚忍,白衣不辍,此生无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