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大附一院

柏乐文医生的故事⑲:百年前的强拆案
部门:党委办公室    作者:鲁静如     发布时间:2018-10-09    浏览:4036次

19081030日,当时人们称作“美国按察署”的美国驻华法院内座无虚席,连走道也站满了人。众人鸦雀无声,目光紧紧盯着法官威尓佛莱先生,全神贯注地听他宣读判决书。宣判的案子就是晚清著名的湖州海岛案。海岛案历经6年之久,双方调停多达七次之多,是极少数通过法律协商途径得以和平解决的教案之一。当时北京、上海、广东各大报纸对海岛案持续关注并跟踪报道,堪称一桩轰动全国的教案。案件的原告是湖州士绅代表刘锦藻、沈谱琴、张弁群和俞恒农,案件的另一方是参与湖州购地建设的监理会代表韩明德、潘慎文等六人。

案件缘起于1902年。这年春天,监理会差派韩明德(Thomas A. Hearn)去湖州创办医院。韩明德到了湖州后,取得时任县令朱懋清的允准,购买湖州城北门内的地块,因这片地三面环水且地势较高,当地人称为“海岛”。韩明德发现毗邻所购土地有部分荒地,因此想一并购入,目的是让教会的地产连成一片。朱县令发布通告,数月之间并无人认领,这片地被视为无主荒地,收为地方公用,报请浙江巡抚批准立案后,估值四百元卖给了韩明德。遗憾的是,朱县令未曾实地勘察,不知道400元卖掉的荒地是湖州府学尊经阁的地基。湖州府学最早追溯至唐代,到清末时尊经阁、颜鲁公祠已成废墟,仅余曹孝子庙尚存。韩明德又提出拆除曹孝子庙,在别处原样复建。县令也同意了,并盖了官印。

湖州士林得知府学所在地竟被基督教的教士买走,并且认为曹孝子庙被“强拆”,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当即选派代表与韩明德交涉。韩则认为自己的地契已经官府认可,因此不予理睬。第一次交涉无果。湖绅不愿屈服,和今天上访的人一样,又向巡抚、都察院等呈控,还委托湖州籍京官告御状。到了1904年,朝廷连发两道上谕,着浙江巡抚查办。浙抚自然不敢怠慢,派员前往湖州勘探地界,与湖绅、韩明德和美国驻杭州领事会商。韩明德仍不肯让步,而美国的领事也支持他,第二次调停失败。

三年过去了。浙江洋务局派许鼎霖赴上海,与美国副领事白保罗和监理会的潘慎文、韩明德等谈判,当时在教会和社会深孚众望的李提摩太、李佳白也居间调停。在各方的努力下,韩明德等和湖绅签订了合约,但湖绅对合约的条款,如归还土地不可建不洁之屋等不满意,要求增加附约。韩明德不接受,第三次谈判破裂了。

次年,湖绅正式向美国驻杭州领事馆法庭提请诉讼,并聘请沪上著名律师古柏(White Cooper)辩护。可是,领事云飞得以购地合同实为有效合同为由,采纳了韩明德的说法,驳回湖绅的请求。湖绅第四次的努力以失败告终。但他们愈挫愈勇,聘请担文(William V. Drummond)担任律师,上诉于美国驻华公使柔克义。而韩明德则有恃无恐地开始加紧施工,令湖州民众更加不满,引起公愤。19073月,柔克义裁决要求韩明德退回文庙东西两旁的地,但尊经阁的地基仍未归还。湖绅当然无法接受,现在双方交手到了第五回合了。

时任美国驻华公使柔克义先生

1907年适逢基督教入华百年纪念大会在上海召开,美国监理会的会督韦理生(A. W. Wilson)牧师也从美国来参会。湖绅听闻这个消息,抓住机遇,刘锦藻星夜返回南浔,找到张弁群,请他面见韦会督,说明海岛案的前因后果。这是湖绅第六次启动协商。张弁群赶赴上海,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知蓝华德医生,蓝医生转告了韦会督。韦会督听闻,任命蓝华德和柏乐文两位医生作为监理会的全权代表与湖绅就海岛一案谈判。四月大雨滂沱的一天,蓝、柏两位和湖绅代表,来到海岛所在地实地勘验。之后,一行人前往湖州的潜园开始谈判。谈判的过程极其艰难,经过了两日两夜,才敲定合同条款。湖绅对这一版的合同非常满意,认为用语得体,显示了双方的平等和善意。无奈,韩明德认为这一版的合同将自己陷于不义,拒不接受。

潜园,当时柏乐文医生、蓝华德医生和湖绅代表协商海岛纠纷之处。

湖绅无奈,决定上诉至美国驻华法院,并以浙江洋务局的名义,聘请名律师佑尼干,提交了诉状。被告韩明德等则聘请了英国人林文德(E. P. Allen)担任律师。其实从第一次冲突开始,在教会内部,始终有希望和平解决的声音。监理会董事会提出“不愿据律过于吹求,宁愿舍弃地产权利,不欲惹起湖民之恶感。”而湖绅方面,也并非为了争夺钱款土地,主要是为了维护儒学的圣地。经过数日艰难的谈判,双方终于达成和解。和解的方案基本上和蓝、柏两位医生确立的协议相同。19081030日,由驻华法院大法官宣读了和解协议书,作为正式的判决,由此,双方历时六年、七次较量后,和解遂为定案。

美国驻华法院(左侧),美领馆(右侧)

驻华法院法官威尔佛莱

海岛案与晚清绝大多数引起暴乱、杀害洋人、镇压、赔款的教案最大的不同,不仅在于对立的双方始终保持克制的态度,积极寻求法律和协商的途径解决,还在于参与协商的双方对对方的文化都有深刻的了解。湖绅的代表中,刘锦藻是南浔首富刘镛的次子,1895年中进士,次年因父病回乡。他与张謇一起经营盐业,合力创办垦牧、轮埠公司,后又参与浙江铁路公司的创办,是典型的视野开阔的绅商。沈谱琴不仅富有家资,还是早期同盟会员。张弁群则与柏乐文医生交谊深厚,早在光绪三十一年就为治疗眼疾随柏医生环游全球,亲眼目睹欧美的发达与强盛。因此,这些见过世面、知己知彼的绅商,与旧式腐儒有本质的区别。监理会方面也有对中国文化有深刻了解、研究的人士,如林乐知博士、蓝华德和柏乐文两位医生。他们长期住在中国,不仅能熟练地说吴语,了解中国的传统文化,对中国人更是抱持着尊重的态度。《申报》在报道海岛案时,特别强调韦会督所选的代表中,柏乐文医生是教会中“公正人也,为湖人所欢迎者。”最后法官的判决,与蓝、柏二位议定的方案区别不大。

柏乐文医生不仅有济世救人的仁心,在遇到冲突的时候,不因自己教会成员的身份有丝毫的偏袒,而是从实际出发,以事实为准绳,不顾教会同僚的压力,秉公行义。百年之后回望柏医生温厚又坚决的身影,依然令人心折不已。

蓝华德医生

柏乐文医生佩戴嘉禾奖章

参考文献:

1. 张晓宇:《湖州海岛教案的历史还原与重新评判》,《浙江社会科学》2015年第三期,第61-69页。

2. 宋路霞、张文嘉著《民国才子张乃燕》,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2011年出版,第36-37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