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大附一院

高尚的医德 伟大的灵魂——纪念博习医院创始人、首任院长柏乐文诞辰160周年
部门: 本网特约评论员    作者:黄恺文     发布时间:2018-10-25    浏览:3890次

  太湖之畔的香山公墓,依山傍水,铺锦叠翠。沿着教会四区的山路拾级而上,半山腰处,一块苏大附一院重新修缮过的新墓碑在墓丛中十分醒目,这儿安息着一个伟大的灵魂:博习医院(今苏大附一院)创始人、首任院长,美国医学博士柏乐文。

“柏公品性,四德兼备;和蔼,勇敢,乐天,宽大而加以基督教牺牲自我,造福人群之精神。。。综公毕生在中国的事工,大都在医药方面。四十五年以来他救活了不下几十万人,挽沉诊疴,病家对公具极大的信仰。据说只消他一到,病家就得安慰,垂危的人就生希望。公真是他们的快乐的天使,到处传达欢悦的使命给贫穷的人,并且安慰困苦的人,勉励忧伤的人”。孙芝祥为柏乐文所书诔辞竭尽溢美之词,却依然不能详尽柏乐文一生为苏城百姓救死扶伤,为博习医院呕心沥血,为中国社会兴利除弊所做的种种努力和巨大贡献一个外国人,70岁的生涯中,45年的时光都在苏州度过,终身服务于他一手创办的博习医院。他出身贫寒,从小向往东方的中国;他不远万里,远渡重洋来到苏州;他历尽艰辛,在一片废墟上创办博习医院;他机智过人,多方斡旋为东吴大学征地筹款;他博学多才,内科外科、眼耳口鼻无所不精;他博施济众,百姓看病只收取象征性的诊金,穷苦者分文不取还赠医送药;他管理有方,将博习医院建设成为京沪线上最先进的西医院,堪为教会医院之标竿;他刚正不阿,目睹鸦片对中国人民灭绝人性的毒害,柏乐文坚决主张禁烟,不仅自筹经费专设戒烟医局,而且撰文出书揭露鸦片在中国危害的真实情况,抨击英国皇家委员会的荒谬报告;他育才兴学,先后创办博习医学堂、药学院、东吴大学医学院,培养西医人才,对西医在苏州、苏南地区及我国东南沿海地区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他淡于名利,鞠躬尽瘁,50岁生日收到的礼金,他捐建了东吴大学水塔,60岁生日,他为博习医院扩建买地,70岁生日是柏乐文人生最后的岁月,他发起成立惠寒基金,用以帮助源源不断来求医的困苦贫民。柏乐文去逝后,柏乐文医生贫苦救济基金和他一手创办的博习医院,延续着他的理想和志向,一直温暖着姑苏小城。民国大总统给他授勋,亲书条幅“仁心仁术”;监狱犯人们对他感恩,集资送匾“仁心济世”;他是百姓口中的“柏好人”,他是苏州的Park医生,他已经彻底地融入了苏州。

日月如梭,光阴荏苒。1883年11月8日博习医院开启伊始,与其一脉相承的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已屹立苏城一百三十五载,历经清末、民国、新中国三个历史时期的沧桑巨变,为医学之薪火承传,弦歌不绝;一百三十五年春华秋实,医院历经私立教会医院、公立市属医院、医学院附属医院、综合大学附属医院四个历史阶段的更迭相延,为国人之健康福祉,建功立业。今天的苏大附一院,已领军全国地级城市医院,跻身全国顶级医院50强方阵,十梓街院老院区一天的门诊量就超过博习医院开办第一年的门诊量(7600人次),平江新城的总院还在一日日崛起和壮大。风雨沧桑,砥砺奋进,虽历经院名多次更迭,但不变的是博习博学、仁心仁术;虽历经隶属多次变更,但不变的是救死扶伤、代代传承;虽历经院址多次迁移,但不变的是悬壶济世、医道精进。每当重温医院的发展史,柏乐文医生的高大形象就浮现眼前,他的精湛的医术,高尚的医德,宽厚的胸膛,慈悲的情怀,睿智的笑容仿佛穿越了时空,在他离开近一个世纪后的今天,依然那么清晰,那么亲切,这是苏大附一院的精神坐标,是全院医务工作者初心的源头。

  2013年,建院130周年之际,医院寻觅并重新修缮了柏乐文夫妇之墓,并铭文彰显其建院功德;2017年12月,柏乐文逝世90周年之际,党委书记陈赞率医务人员代表到墓地凭吊,表达全院职工对先辈的深深怀念;今年10月27日,是柏乐文医生诞辰160周年,侯建全院长主持党政联席会议,启动“不忘博习初心,牢记医师使命”系列活动,并决定在总院新址为柏乐文医生塑像,永久纪念这位为医院,为百姓,为苏州社会进步奉献了毕生精力的苏州“白求恩”——柏乐文。

  岁月的尘埃难掩饰其医德的光芒,苏州的山水怀抱他伟大的灵魂。苏大附一院医务工作者将会继续演绎柏乐文与博习医院的传奇和使命,永立时代潮头,不断博习创新,为百姓生命健康保驾护航,书写健康中国的医院华章,让先辈开创的医疗事业万古流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