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大附一院

柏乐文医生的故事㉚:中国来信续前缘
部门:党委办公室    作者:鲁静如     发布时间:2018-11-09    浏览:934次
    柏乐文医生192811月安葬在苏州葑门外安乐园墓地内,歇了他一生的劳苦,安息了。柏医生的独生女儿瑞特(Margarita)嫁给了东吴大学的教授许安之(Dwright Lamar Sherertz),柏太太和女儿女婿一家一起生活。1949年,柏太太去世后,与柏医生合葬。次年,女儿一家依依不舍地离开苏州回到美国。1973年,瑞特也去世了。可是在她离开之前,非常肯定地对女儿雪莉[i]Sherry)说:“中国的朋友一定会写信给我的。”

光阴荏苒,一晃瑞特去世七八年了。一天,雪莉忽然收到一封卫理公会差会转来的信,是一封来自中国的信!读着读着,她一下子想到母亲生前的话,眼泪如断线的珠子不住地流下来。写信的人叫沈威廉[ii],是父母在苏州最好朋友的儿子。威廉热情地邀请她回中国,说他很乐意带她重访父母、外公外婆曾经工作、生活的地方。雪莉的丈夫唐纳德(Donald)是鸟类学教授,非常喜欢去世界各地观察不同的鸟儿,听闻这个提议,极感兴趣。1983年,雪莉夫妇来到中国,盛威廉陪着他们故地重游,并把他们介绍给苏州大学历史系张梦白教授。满头银丝的张教授记忆力惊人得好,还记得自己带着孩子找柏乐文医生看过病。雪莉回到外公工作过四十年的医院,抚摸着墙上一块块饱经风霜的青砖,内心充满了甜蜜、略带忧伤的回忆。告别中国的朋友们,带着他们满满的祝福,雪莉夫妻回到美国。

 沈威廉写给柏乐文医生另一个外孙女Olive及其丈夫Charles的信

两年后,雪莉收到张梦白教授的信,信中的令人震惊消息让她再次感动地潸然泪下。外公柏乐文医生的骨灰找到了!张教授说,文革期间安乐园公墓被毁,但是有人甘冒风险悄悄地把柏医生的骨灰藏了起来,一直到文革结束,才交给了曾在博习医院工作过的医生。雪莉夫妇再次飞到中国,在当时的苏州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亲眼看到外公的骨灰瓶。与医院、大学和当地教会的人商议后,他们决定把柏医生安葬在苏州郊外的香山公墓内。

198525[iii],天朗气清。一行人来到香山公墓,雪莉亲手抱着外公的骨灰瓶,沿着石阶慢慢走到柏医生的墓地。这里松柏长青,柏医生墓地的位置可以远眺波光粼粼的太湖。之后,他们又为外公外婆立了一块朴素的石碑,用英文和中文写着“柏乐文医生、夫人之墓”,旁边是一个大大的十字架。雪莉知道,外公外婆会喜欢这里的,他们生前深爱苏州和苏州人;如今,他们依然在苏州长眠,周围陪伴着他们的正是苏州普通的百姓。


柏乐文医生最小的外孙女怀抱骨灰坛走向墓地

 

合影(左二、三为柏乐文医生的外孙女夫妇)

 




[i] Sherry 是平时大家称呼她的名字,结婚后,她正式的名字是Margarita Sherertz Messersmith. 名字与妈妈一样,都是Margatita, 中间名是娘家姓Sherertz,最后是丈夫的姓氏Messersmith

[ii] 沈青来1898—19971922年毕业于东吴大学,获理学士,毕业后留校工作。1932年赴美国留学,获得美国密西根大学理学硕士、哲学博士,1935年学成归国后一直在东吴大学任教,主要教授课程是《高等微积分》、《实用数学分析》。1928年东吴大学文理学院下设数学系开始培养数学专业学生。【据校史记载:1929年谢覃文是东吴大学第一个被授予数学(理学士)的毕业生】。沈青来曾任东吴大学会计系主任、学校副教务长、总务长,在东吴大学与私立江南大学合并成江苏师范学院前担任东吴大学理学院院长,1952年筹建江苏师范学院数学系并担任数学系主任至1958年。沈青来的太太英文名叫Eleanor,与柏医生夫人关系非常亲厚,可算是柏夫人非正式收养的女儿。(沈青来教授的信息来自苏州大学数学科学院20161024日发布的文章:《苏州日报》刊登数学系老照片。)

[iii] 这个日期是医院党办在香山公墓查到的。雪莉后来在TALES FROM RIDERWOOD WINTER 2012上发表的文章中,给出的日期是1986年。据苏大李姓校友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covalentbond),认为柏医生在香山公墓下葬是在1987年。本文采纳医院党办查到的日期。这几份资料也是本文除沈威廉信件外的参考资料。